符道巅峰第四十三章一个消息营养

来源:    作者:笔名    2021-01-15

符道巅峰 第四十三章 一个消息

天色渐晚,梦雨看到石飞羽并大碍,便匆匆告辞返回了绝情峰。

绝情峰主慕容蓝门下规矩森然,不比行云峰,回去的晚了定会受到责罚。

而石飞羽也知道这些,所以没有出言挽留。等梦雨走后,他才翻身下床,直奔公孙阳屋里走去。

然而等他来到屋外,却发现屋面有人在轻轻叹息,听声音好像还是个女的。等推开房门,石飞羽却愣在那里没敢进去。

视线顺着门口向屋里望去,只见屋里一男一女轻轻相拥,正神色惊愕的盯着他。过了好半晌,屋里二人才如触电般分开,男的随即脸色一沉,吼道:“还有没有规矩?”

可石飞羽的目光却并不在他身上,而是盯着站在屋里的女子,眼神充满不可置信。

这位女子看上去四十多岁,却长得风韵十足,尤其是她的眼睛,仿佛底深渊。

“看够了没有?”屋里的男人却陡然怒喝,将石飞羽惊醒过来。

直到此刻,他才将目光从那位中年女子身上收回,随即讪讪一笑,道:“师父,您给介绍一下吧,这位是?”

以及更多亟待探索与冒险的丰富高清场景 屋里的男子自然是公孙阳,不过现在怎么看,这位老人的脸上都有些恼羞成怒的意味,见石飞羽竟然毫不惧怕自己威严,不由得咳嗽一声,道:“清师妹,其实……这个……他……”

看样子,公孙阳试试向替自己威严辩解两句,然而被他称为清师妹女子,却微微一笑,随即冲着石飞羽招了招手,道:“进来说话!”

“多谢师娘!”

岂料石飞羽的嘴角却突然露出一抹古怪笑容,忙不迭的点着头进来,随即将房门关上,看着那位中年女子嘿嘿直笑。

可他这种笑容落在公孙阳眼里,却怎么看都不对劲,急忙怒哼一声,问道:“什么事?”见此,石飞羽才将替周炼求情的事说了出来。

然而公孙阳的脸色却陡然阴沉,随即挥了挥手,道:“这件事情没有……”

没等他话音落下,石飞羽便心知不好,急忙截断笑道:“没有问题对吧师娘?”

中年女子被他一口一个师娘叫着,脸色多少有些尴尬,可不知怎么也没有开口否认,此刻见石飞羽又将目光转向自己,便点了点头。

公孙阳本想拒绝,奈何身边这位女子在他心里的地位却极高,如今见她点头答应,不由得叹了口气:“罢了罢了,就让那个孽徒继续留在山上,你回去告诉他,如果下次依旧不改,为师定不饶恕!”

石飞羽岂不知道他是想让自己赶离开。可如今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机会,又岂会就这么乖乖回去?”

“师娘,天色晚了,要不您……”脸上带着一丝坏笑,冲中年女子挤了挤眼,石飞羽随即干咳道:“我吩咐周炼给您准备客房!”

对于他的故意捣乱,公孙阳显得很是奈,眼看石飞羽又要开口,生怕他说出什么出格的话,便急忙喝道:“既然知道天色以晚,还不滚回去休息?”

然而,站在旁边的中年女子,却轻声一笑,道:“好了,天色的确不早,我也该回去了,公孙师兄,咱们以后有空再叙!”

说出再叙两个字,她似是也觉得有些歧义,便匆匆闪身离去。而公孙阳想出言挽留,奈何石飞羽却突然挡住他的视线,贼笑道:“老鬼,可还记得参加大赛前咱们立的赌约?”

刚才有外人在,石飞羽也没敢口遮拦,如今只剩下自己师徒二人,他立马便改了口。

心中正在着急,公孙阳见他不依不饶,又是改口叫自己老鬼,便陡然怒道:“什么赌约,老夫不记得!”

而石飞羽却早有预料,突然邪笑着转身冲外喊道:“师娘,我师父他……”

喊声尚未落下,公孙阳却一个箭步将房门关上,回头怒视着他:“你到底想干什么?”

见此,石飞羽脸色的笑容逐渐收敛,随即一字一顿的说道:“赌约的事,我只当是个玩笑,但有一件事,你必须告诉我!”

致电爱马仕及香奈儿在华客服 似是没料到他会突然如此说话,公孙阳微微一怔,随即点了点头。而石飞羽这才开口:“当年让您保管符画天地这本典籍的人,是谁?”

一听此话,公孙阳脸色就猛然骤变,好半晌才摇了摇头:“老夫当年答应过他,绝不向第二个人透漏他的名字!”

正当石飞羽打算继续追问时,公孙阳却叹了口气:“这件事情等以后有机会,你自己会知道,在此之前,你还是不要问的好!”

可石飞羽听着,却感到心烦,以前自己那个老爹没有失踪前,就经常用这番话来搪塞,没曾想拜了个师父,还是如此。

以目前来看,公孙阳显然是不会告诉他那个人是谁,石飞羽心知继续追问下去也不会有什么结果,便转身打算离去。

然而脚步来到屋门口,却突然停顿,只见他回头看着公孙阳,嘿嘿冷笑道:“老鬼,我会让你如愿以偿!”

似是没有明白他这句话的含义,公孙阳直到他离开,才反应过来,可不知怎么,心头隐隐觉得有些不安。

夜深人静,住在行云峰顶的几个人早已休息,石飞羽却从空间囊里取出符画天地典籍,开始研习里面记载的一道符咒。

符师在神罚大陆,以手段层出不穷而扬名,那些修为深不可测的符师,举手投足间便能翻江倒海,开辟空间。

对此,石飞羽也曾据说美国的互联分析师认为有所耳闻,不过此时的他盯着符画天地这本典籍,却愁眉不展。

翻开典籍第三页,记载着一道极为玄奥的符咒之术,而画出的图形,却如同一个人的模样。

借着灯光观看许久,石飞羽才在符画中找到隐藏着的两个字,而这两个字却让他深深吸了口气:“镜符!”

至于这道符咒有何作用,符画天地里却没有记载,而且石飞羽匆匆翻看了后面几页,发现记载的符咒越是深奥,记载越是模糊。

许久之后,石飞羽才取出神魂木所制画笔,开始在桌上临摹。时间很到了翌日清晨,三声钟鸣回荡在九宫山内久久不息。

随着钟声响起,的一天也正式来临,各峰弟子匆匆赶往九宫山主峰前去准备比赛,而石飞羽却将自己关在屋里没有出来。

大赛举办的如火如荼,随着一个个年轻面孔落败,今天的比赛也即将结束。然而就在严尺打算站起身宣布比赛明日继续举办时,一道大笑声突兀响起。

这道笑声立即吸引了众人目光,等他们纷纷转头观望时,却发山道上有两个人急速而来。

等来人到了近前,严尺的脸色也随即阴沉而下,怒喝道:“凡老鬼,你来此何事?”

短短数息时间,他们便出现在擂台之上,只见擂台上站着一老一少,老的容貌枯瘦,脸皮耷拉着,两道白眉是垂落胸前,而年少的却是一位脸庞白净的青年。

被称为凡老鬼之人,带着身边青年飘然而立,却不理会严尺斥问,而是仰头怒喝道:“宫余非,今日老夫特来拜山,可否出来一见?”

话音刚落,位于观天峰顶的大殿内,便传来一声叹息,紧接着,众多九宫山弟子便一位面如冠玉的中年男子缓缓而来。

“是宫主!”

等到众人看到他的容貌后,一道道惊呼声却接连响起,众多弟子只知道九宫山宫主修为深不可测,却并不知道他的真名。

而且据传九宫山宫主一直在闭关修炼,对于山上诸多事宜,也由其它八位峰主代替,没曾想今天来了一位怪老头,宫主竟然亲自出关相迎。

“嘿嘿,宫余非,你还是一点儿都没变!”站在擂台上的白眉老人见此,却桀桀大笑起来。笑声未落,只见他陡然一脚将擂台震碎,怒喝道:“你可知道老夫今日前来为何?”

“当年的事我已经向你解释过,你又何须苦苦相逼!”宫余非心里似是有些愧疚,轻声一叹,道:“事隔多年,难道你还……”

没等他说完,白眉老人却突然暴喝道:“放你娘的狗令他的项目没有持续下去屁,老夫辛辛苦苦培育出来的弟子被你一掌打死,这笔账又如何能算了?”

见此,站在周边的不少弟子,纷纷露出惊愕目光,他们自从上山以来,虽然未曾与宫主有过几面之缘,可从师门长辈二人却也曾听说宫主是一位作风正派之人。

就在九宫山众多弟子心头充满疑惑时,宫余非却摇了摇头:“当初本宫只是一时失手,难道你还想让我当众下跪道歉不成?”

然而站在擂台上的白眉老人,却因此怒笑连连,阴冷的目光随即从周边众多九宫山弟子身上扫过:“当初你失手也罢,故意也好,老夫心里都清楚的很。不过老夫心里也明白,让你这个道貌然然的伪君子道歉绝可能!”

话到此处,台下不少弟子眼中都露出怒意,而站在擂台上的白眉老人,却对此不予理会,自顾自的说道:“近日老夫前来,一是告诉想你一个消息,第二么……便是让我弟子领教一下你九宫山绝学!”

听到这番话,宫余非脸色微微一沉,可他刚想开口,却被严尺抢先:“什么消息?”

台上的白眉老人却目不斜视,一字一顿的道:“阴风眼!”

话音刚落,宫余非的瞳孔便陡然紧缩……

(从今天开始这本就要正式冲击榜了,冰雷在此诚恳的请求大家支持,论鲜花还是月票,亦或者贵宾大印,兄弟们手里有什么就支持点儿什么,没有的在评区留言,我看到也会很高兴,再次真诚的谢谢大家能看这本,冰雷唯有努力码字回报……)

沈阳哪家治白癜风医院好
温州治疗白癜风医院哪家好
西安男科治疗医院
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: